二十二歲|二度懷孕後憂鬱症復發,害怕藥物影響胎兒發展不願就醫,但孩子出生後還是收到了病危通知…

醫生要我簽病危通知書,並且要我做好心理準備。準備什麼?請問要我準備什麼?我不斷去想著懷孕的期間我做了什麼,孩子39週又好幾天出生,足月的孩子,除了體重略輕點之外一切都跟其他嬰兒沒有什麼不一樣,但現在醫生卻在我的兒子身上插滿各種粗細不同的管子,然後告訴我他可能撐不了多久。

二十二歲|錯誤的時間遇見對的人,心頭肉與心上人之間的抉擇,捨棄任何一邊都是痛。

我認識了一名男公關,態度總是冷冷的一副我欠他很多錢似的,我時常在下了班之後去他店裡點他的檯,把我在酒吧裡受到的屈辱發洩在他身上。我也時不時會對他做一些言語或是肢體上的性騷擾,就如同我在店裡遭遇到的一樣,每一次向他約炮,他都是回答我:『我不是那麼隨便的人。』

二十歲|罹患思覺失調(精神分裂),淪至坐檯陪酒,酒精、性愛成癮隨機與人上床,整條酒吧街都知道這女人很好上。

我沒得性病,每一次性交對方都有戴上保險套,可能我長得一張愛滋臉吧。看醫師後判斷是因為長期熬夜又睡眠不足,飲食不正常又抽菸喝酒,醫師開了些抗生素消炎藥之類的處方給我,然後囑咐我不要再喝酒了。

十八歲|懷孕期間丈夫外遇,感情失望下遇見溫柔體貼的男子,暈船私奔後發現自己被劫財騙色。

是真的外遇還是色情電話都不重要了,我只想要先平安把孩子生下來。懷孕三六週左右,進入了隨時會臨盆的週數,丈夫放假時常打電話告知我會晚回家,他總是說他只是跟同事去唱歌,身為一個打算幹到能夠領終身俸的志願役,跟長官同事打好關係是必要的交際,他總是這麼告訴我的。

做自己的意思不是要你去到處得罪別人,那是柯文哲,不是個體心理學。談課題分離。

母親碎念很煩,所以我灌她鹽酸,以後就不會講話了;同事長得太漂亮,所以我對她潑硫酸,就不會有職場差別待遇;我討厭虐貓人,所以我凌遲虐貓人,讓他從此不敢虐貓;老闆給的薪水太少,所以我打老闆,打到他加薪為止;男友出軌,所以我剪斷他的陽具,有本事就繼續出軌。

反正我做什麼都一定會失敗,但只要不要開始就不會失敗了。談自卑情結

可是你沒有不努力,你很努力了但是周遭的人反應就是在跟你說:『你不夠努力、你根本沒有努力!』於是,你開始習慣放棄努力,不論是面對考試,或是人生的種種課題,只要沒有絕對把握能成功的,你一概放棄。然後告訴自己:『反正注定會失敗啊!那何必開始?』

十八歲|懷孕34週被醫師告知營養不良流產機率高,我沒有錢吃飯,婆家也沒有我能吃的食物。

我早已經認定她愛錢財勝過於愛我,更正確來說應該是,根本不愛我。小時候我只有過年才有機會穿上一套新衣服、只有父親發薪才能吃上一支炸雞腿,從小到大看盡母親為了家計省吃儉用到吝嗇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