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一直不斷批評男朋友卻又不願意分手,越罵越愛還是口嫌體正直?談目的論。

『因為男友偷吃我才會疑神疑鬼,最後被分手。 』這是大眾比較理解的因果決定論,我們先簡述『因為A所以B』。在個體心理學中,因果論是用來逃避自己人生課題的藉口,實際上應該是『為了B所以A』,套用於上述的例子,整句話會變成『為了跟男友分手,所以我必須要找出可以分手的理由。』

做自己的意思不是要你去到處得罪別人,那是柯文哲,不是個體心理學。談課題分離。

母親碎念很煩,所以我灌她鹽酸,以後就不會講話了;同事長得太漂亮,所以我對她潑硫酸,就不會有職場差別待遇;我討厭虐貓人,所以我凌遲虐貓人,讓他從此不敢虐貓;老闆給的薪水太少,所以我打老闆,打到他加薪為止;男友出軌,所以我剪斷他的陽具,有本事就繼續出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