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情緒不穩定且曾經是躁鬱症患者的女友,會不會有一天你也覺得我是一個神經病?

如果我以前只是個有醫師診斷證明的精神疾患,那現在的我很可能是醫師評估已經不再需要吃藥的『真・精神疾患』。我不禁懷疑自己選擇研究個體心理學到底是不是條正確的路?若是我沒有走上這條路,我就能夠繼續躲在躁鬱症背後,哭著說我有病拜託大家不要再傷害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