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不下的躁鬱症標籤,那就讓它成為最美的裝飾品吧!

既然躁鬱症無法治癒,那就想想看怎麼跟它和平共處吧!

18歲那年,我確診罹患了憂鬱症暨思覺失調,過去有整整十年的時間,我深受疾病所苦。

搭配閱讀:二十歲|罹患思覺失調(精神分裂),淪至坐檯陪酒,酒精、性愛成癮隨機與人上床,整條酒吧街都知道這女人很好上。

憂鬱症並不是突然發生的,這也許跟遺傳有關,家族中若是有成員曾經罹患過相關疾病,後代子孫可能有比較高的機率也患病。但由於我本身是被現在的父母的領養的小孩,我至今仍然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母是誰,因此我也不好說自己的疾病是否為遺傳造成。

因為疾病的關係,我對研究心理學相關的書籍一直都很感興趣,前幾年曾經短暫報名過空中大學,當時選修的課程就心理學。我在28歲那年開始研究個體心理學,因為我的疾病來到了人生高峰,不論如何看醫生吃藥對我的幫助都不大,每一天我都覺得活著很痛苦,每一天我都在嘗試著如何了斷自己。

是透過個體心理學,我才逐漸認識我自己,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我們可以先假設我本來就有容易罹患憂鬱症的體質,很不幸地我的成長環境並沒有提供給我一個安全、穩定的成長過程。

搭配閱讀:十歲|幼稚園起被親戚性侵到小學四年級,避談性教育的環境讓孩子不知道如何求救與保護自己。

我出生在非常重男輕女的傳統務農世家,思想極為保守的父母親自小給我的觀念就是讀書至上,其他都別管。因此,我真的除了讀書之外,什麼都沒有學過。在那個年代,學校的健康教育不會教學生如何保護自己、尊重他人,只會教婚前守貞,到國高中時甚至還會播放墮胎影片給我們看。

想當然爾,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的孩子,對於性當然是非常無知的。無知到我連自己被侵犯了,仍舊相信對方只是在跟自己玩耍,只是這遊戲並不是那麼有趣。甚至隨著年紀增長,開始意識到這不是場遊戲時,為了在這樣的價值觀底下生存,我必須洗腦自己沒有被侵犯,我與對方兩情相悅,我們將來會成為夫妻,生一窩的孩子……

擺脫了性侵,卻揮之不去那個陰影,在侵犯我的那人結婚生子後,我不斷地想從男女關係中尋找安全感,三天兩頭就在跟不同的男同學告白。我的人際關係糟透了,我不知道正常、合理的互動應該怎麼進行,我的行為舉止時常會被批評為輕浮、低級。

我一方面渴望著自己能夠被愛,另一方面又害怕著自己有如破鞋般早已經是殘花敗柳之身憑什麼被愛。

延伸閱讀:肛交?性高潮?讓五歲就被性侵到十歲的網紅告訴你性教育到底有多重要!

國二那年,篤信基督教的阿姨帶我上了教會,當時的小組讓我感覺自己是被接納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真的相信教會就是我的家、我的避風港。當牧師替我受洗時,我是由衷地相信在主裡面,我已經是個新造的人,過去那些不潔淨的,天父已經赦免了我的罪。

直到我發現,教會的小團體並不輸給學校,甚至於那些已經成年的弟兄與姐妹,也會有排擠他人的行為。

家庭、學校、教會通通都沒有我棲身之所,果然還是得自己創造一個家庭出來才能夠有得以安身的地方啊!當時的我抱著這樣的心態,找了個順眼喜歡的男子,用極快的速度發展男女關係,然後在我的計劃下順利讓自己懷孕,也就是我現在的大兒子尚謙。

搭配閱讀:一個躁鬱症母親為了奪回自己孩子的監護權,百般討好前夫,忍辱負重整整五年。(上篇)

靠著奉子成婚順利離開原生家庭,擺脫學校,名正言順地組成一個屬於自己的家,但卻遇到更慘的遭遇。而我的憂鬱症,就是在這個時期被誘發出來,在確診後的十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不知道該說自己幸運還是悲慘,我總是在每一次決定輕生時自殺失敗。

個體心理學讓我明白,我的疾病與環境有很大的關係,但並非要我將責任推到環境上,然後自己繼續以被害者自居。個體心理學不是療癒的心理學,它的理論中肯到近乎冷血的程度。

『創傷後症候群只是患者自己不想走出來』

『憂鬱症或其他精神疾病都是自己造成的』

『找那麼多理由只是為了不讓別人認爲自己很爛』

以上都是我研究個體心理學後獲得的感想,當然,我有刻意寫得比較誇張一點,書上當然是不會那麼直白地講出來的,只是我怕我寫得太委婉有些人會看不懂……

剛開始我很難接受這樣的理論,身為受害者已經夠慘了,還要被這些不食人間煙火的知識份子給消費與揶揄,天理何在啊?或許是不服輸的個性使然,我越是不認同書上的內容,就越是認真去專研,試圖找出可以反駁的地方。但隨著我研究的越來越深,我竟然開始能夠接受那樣的理論,並且覺得非常合理。

個體心理學有『實踐的心理學』之稱,意思是說你必須要按照理論所說的方式去過你的人生才有機會看見改變,否則永遠都只能夠停留在原地。而我也是在開始強迫自己去實踐後才慢慢體會到,創傷症候群也好、躁鬱症也罷,都是我自己選擇不要走出來的。

搭配閱讀:眾人面前總是歡笑、一個人就難過想哭,什麼樣的人容易罹患憂鬱症?談目的論

精神疾病帶給身體的傷害是真切存在不是我想像出來,因此過去十年的期間躁鬱症帶給我的影響是不可逆的,甚至到現在我也只是與躁鬱症和平共處,並沒有真的痊癒。

只是透過個體心理學讓我明白到,雖然我無法控制躁期時的亢奮以及鬱期時的厭世感,但我能夠控制我的行為不要讓情緒牽著走。這也是我成功地停藥並且沒有再度失控過的關鍵,我明白自己無法控制感受,但我能夠控制我的行為。

例如:情緒低落所以什麼事情都不想做

在個體心理學的目的論當中,上述的例子是不成立的,應該解釋為『什麼事情都不想做所以讓自己情緒低落』。當一個人下定決心要做某件事情或是達成某個目的時,是會排除萬難的,這目的當然也包括了『什麼都不想做』。

這會變成一個惡性循環,因為什麼事情都不做會造成的後果就是要善後的事情一定會變多,那不會讓自己情緒變好,相反地只會變得更糟。於是對生活越擺爛,情緒低落的問題就越嚴重,精神疾病的症狀也會越加劇。吃藥看醫生都不會有任何幫助,因為打從一開始,我的目的就不是想讓自己變好,我只想逃避。

為了實踐個體心理學,我開始逼著自己去面對與解決我做得到的事情,逼著自己去練習不要在乎別人怎麼看我或是怎麼在背後講我,我只要把我該完成的事情給做好,其他人的事情我管不著也無法管。

延伸閱讀:反正我做什麼都一定會失敗,但只要不要開始就不會失敗了。談自卑情結

我從最基本的開始逼迫自己時間到就睡覺、時間到就起床,就算失眠也沒關係,但該起床的時間絕對不能拿失眠當藉口賴床逃避面對接下來的問題。接著開始嘗試改變自己,例如覺得自己很胖沒辦法穿下喜歡的衣服,那就努力控制飲食跟運動,別再拿自己很累當成藉口不減肥,然後再來自怨自艾自己好胖好醜全世界都不愛我。

從一件又一件的小事練習,慢慢到關係到人生的重大決定,例如放棄正職的工作。在確定能夠將孩子們的監護權奪回時我就決定放棄我收入穩定的教練工作,轉職為以業配為主要收入來源的全職部落客,這是為了能夠全心全意地照顧兩個有特殊身心狀況的孩子。

我明白這是一個非常大膽且危險的決定,因為業配收入肯定不如教練工作來得穩定,而前夫更是完全沒有負責孩子們的任何花費,我得一個人扛下整個家計。但孩子們的身心狀況已經是迫在眉睫不容忽視的程度,若我無法好好陪伴與教育他們的話,將他們接回我的身邊恐怕只會比過去在前夫家庭時還要更糟。

有在粉絲頁上定期收看我的單親媽媽日記的讀者朋友,應該都能夠從文字中感受到過去幾個月的我有多崩潰,幾乎每一天我都遊走在失控的邊緣,若是我沒有接觸過個體心理學,那我可能會讓自己就情緒失控做出不可挽回的憾事,反正在台灣,思覺失調就是免死金牌不是嗎?

搭配閱讀:「妳沒資格當我媽媽!」面對有情緒障礙與暴力傾向的孩子,家長該如何調適心情?

個體心理學讓我找回了自己的理性,因此在瀕臨失控時,我仍然可以去思考我失控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其實我失控是為了停止照顧他們兩個,這責任真的太大太辛苦,我一個人撐不了,我不想照顧他們了!!這才是真正目的,才不是什麼一時情緒失控犯下大錯。

前面幾段文字中有提到,我的感受與情緒問題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尤其身為躁鬱症患者,情緒起伏本來就比一般人大,但這不是我用來傷害孩子或是傷害自己的理由。情緒我不能控制,但我可以控制自己的行為,在面對暫時無法處理的狀況發生時,我會先離開現場直到自己冷靜,孩子們也冷靜,才一起重新面對。

其實,與躁鬱症和平共處的方式很簡單,就是明白『情緒是情緒,行為是行為』,把這兩者分開處理,就這樣而已。

本想多寫一點,但是我的小兒子尚宇快要放學回來了,我得先準備處理他,改天有機會我會再跟大家多分享我的心路歷程,感謝大家的收看。

 

===全職部落客花花需要大家的幫忙才有能力持續寫作===

若是有各位會用得上的產品,還請大家多多支持花花的業配,我很龜毛不會亂推薦產品,但我不會慫恿大家買自己用不到的東西,派得上用場再買就好,而且我保證買了絕對不會後悔。

😫 便秘、腹瀉、脹氣、消化不良。
🍰 餐餐外食、戒不掉甜點但是又不想變胖。
💩 最親密的陌生人,好幾天才見一次面

不想依賴藥物、酵素或益生菌吃過百百種都沒用嗎?

給我們國立體育大學研發的產品一次機會吧!

纖益菌|便秘、外食、肚子容易餓通通有解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