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躁鬱症母親為了奪回自己孩子的監護權,百般討好前夫,忍辱負重整整五年。(下篇)

瀏覽次數:16280

前情提要:我是如何失去孩子們的(上篇)
前情提要:我是如何失去孩子們的(中篇)

2019年,暑假結束後尚謙正式進了高雄市某所私立貴族學校就讀七年級,因為距離住家太遠因此週一到週五都是住在學校的宿舍;尚宇升上了小學二年級,而在此時尚宇的主要照顧者祖母因病搬到其他子女家中居住,原本的家庭少了哥哥後,又少了祖母。

90851736_590609898198240_2894107121920507904_n

從幼兒園時期就開始一直被說有發展遲緩曁亞斯伯格的尚宇,帶過他的每一任老師都建議我帶他去做早療,或是服藥控制。而我認為孩子有他們自己發展的步調,我不想給予他任何壓力。遺憾且痛心的是,我在他還在讀幼兒園時就與前夫離婚,並且離開了尚宇的身邊。

從原本手把手的帶著練習識字、會話,突然變成放任式的教養,尚宇變得比過去更加排斥學習,而成績相對地就與同儕落差越來越大。前夫家庭或許關心他的成績變差,但卻不曾關心過他內心發生什麼事,五年來用盡了各種打罵的方式想逼他學習,然而,尚宇的成績卻越來越差。

同儕的取笑、嚴厲的導師與接受不完的處罰,放學回到家中面對的是沒有哥哥與祖母的屋子。沒有一個成員能夠聽他說話或是引導他說話,漸漸地尚宇開始出現退化的行為。他沒辦法用言語表達感受,遇到生氣、難過的狀況時,他會下意識地訴諸暴力,對他人拳打腳踢或是使用牙齒像頭野獸似的狠狠咬傷他人。

90713114_237078447337699_7393234803572604928_n

而前夫的家庭環境自然是不可能讓尚宇這樣發脾氣的,面對使用暴力的尚宇,他們的解決方式是用加倍的暴力逼迫尚宇服從。於是尚宇學會了面對無法用暴力逼迫對方服從的對象時,他就會像一隻刺蝟一樣地將自己武裝起來;他會將身體綣縮成球狀,然後維持這個姿勢數小時,不論用什麼方式都無法讓他開口說一句話或是放鬆身體,直到他人放棄要求他做任何事。

2019年九月起,我時常收到來自前夫與尚宇班導師的訊息,前夫多半是打來希望我罵罵尚宇、要他好好讀書不要整天只知道玩,才二年級而已國語考21分像話嗎?而班導師則是傳訊息來跟我說尚宇又逃走了,上課時間不會出現在教室中,下課了卻又會出現;請他將玩具收好時就抓狂打老師、遇到主任時又乖乖聽話根本欺善怕惡。

90884415_1141569729524032_9113691087649636352_n

更讓我不知道該如何回覆老師的是,連武德都拿出來講了。

沈住氣、沈住氣、沈住氣……每一天,我都這樣說服自己;每一天,我都要逼自己對著鏡子說:『不要激怒前夫,不然他又會反悔不把孩子交給妳…』然後,我才能夠心平氣和地跟前夫通話或是傳訊息。

「妳那邊有沒有錢先匯給我,高尚謙那邊要繳錢。」

來了,果然開始跟我要起了學費之外的費用。我自然是不可能給他的,尚謙該付的那一半學費我早已經匯給他,其他的就是得讓他自己想辦法的問題。對我來說結果不論如何都是好的,籌出學費可以讓他從中學習對自己以及自己的兒子負責;籌不出學費,就更堅定了他不想繼續養小孩的念頭。

只是那幾個月來就是苦了尚謙在學校的日子,前夫不敢接尚謙導師的電話,因此聯絡不上家長的導師只能夠一直問尚謙「爸爸有說學費什麼時候會繳嗎?」。面對這些問題,尚謙變得比過去更加沈默。我原本給他使用的手機被前夫摔壞之後的幾個月,因為手機螢幕摔碎而我又急需使用手機乾脆換新機,於是我將舊手機修好螢幕後再次給尚謙使用。

漸漸地,尚謙只願意活在手機的世界裡。

當時的我們母子三人,沒有一個人是好過的。尚謙得獨自面對家境優渥的同儕閒言閒語、導師的關切以及不負責任的父親留下的爛攤子;尚宇在學校面對同儕的嘲笑與導師的處罰,熬到放學還得回到沒有人陪他說話的屋子,有的只有叫他去掃廁所、掃狗大便的父親與其他家人。

90765583_513154246297005_4005987074392981504_n

而我明明知道兒子們跟我同樣水深火熱,我卻不能夠在這個時候給予太多的關心與金援,因為我太清楚前夫的個性,這個時候若是我將錢拿出來,他就會無止盡的向我索取。面對兒子們的無助,我必須假裝自己看不到,甚至必須講一些安撫前夫的言語,好讓他更想把孩子送走。

終於熬到了寒假,農曆年結束後我安排了時間下屏東,跟前夫約定好要去幫孩子們辦理監護權轉移、戶籍遷出以及轉學手續。原本的計畫是當天把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完後,回高雄跟我的爹娘好好吃頓飯陪陪他們,因為這一次我回來中壢就沒辦法再像過去那樣可以每個月或至少兩三個月回去看他們一次了。

我乘坐在南下的高鐵列車,致電給前夫表示我即將抵達新左營,預計抵達屏東大約是幾點請他注意時間,此時前夫突然表示「明天妳先自己回中壢吧,我星期六再開車送他們上去。」開車?我心中疑惑著,因為前夫的車子是我的名字,當初説為了接送孩子的安全而用我的名字辦理,當他要求把孩子送來讓我照顧的同時,我也要求他將車子還給我,而他也在農曆年後不久將車子歸還給我了。

那現在,他…哪來的車?

:「我買了輛新車。」

:「你不是說你要領低收的補助,名下不能有財產?」

:「監護權歸妳後我就不符合資格了。」

我當下真的無話可說,強忍著欲爆發的情緒,硬是擠出還算平和的口氣表示:總之,等我抵達屏東再討論。

我們一同前往戶政事務所辦理監護權共同監護,我刻意向他詢問等等辦好尚宇學校的轉學手續後要直接到尚謙學校還是先去我母親家?

:「高尚謙學校那邊我再自己去辦就好。」

他還有事情沒有告訴我。

我內心的警鈴響起,這十多年來前夫的套路始終沒有變過,總以為逃避就不會被別人發現自己惹出來的麻煩,我堅持當天我就要親自到尚謙的學校去處理轉學的問題,順便跟尚謙的班導師打聲招呼。

:「學費沒繳清不能辦轉學啦!」惱羞成怒的前夫對我吼出這句話。

前夫拿了我給尚謙的學費去繳完之後,剩下的通通沒有繳;而他口中說的剩下四萬多在我母親親自陪同去辦理時也證實,其實是欠繳五萬多,待我娓娓道來。

四萬多的學費,他自然不可能有辦法籌得出來,若他有能力的話,這十多年來就不會一直向我要錢,要不到錢時就要我去向我爹娘要錢。講親戚、手足,前夫的家族規模比我家龐大十倍以上,然而,這些年來每當面臨山窮水盡的困境時,出手救援的卻都是我爹娘。

父親:(台語)這條錢阿爸來處理,當天叫妳老母跟那個人作伙去辦,免得又出什麼亂子!

37054934_928406043999210_2597000482887041024_o
父親與我的大兒子

直到這次幫尚謙轉學,也是我父親將他的勞保退休金拿出來支付的。

而也是在當天,果然如同我爹預測的一樣,該繳交的資料丟三落四,欠繳的學費也高達近六萬。母親表示當天前夫有出一萬塊,剩餘的金額則是用父親的退休金支付,而尚謙缺繳的資料能當場補辦就補辦,無法當場補辦的也在我母親的拜託下讓學校同意補交即可。

這一次的事件,我成功將孩子們的監護權給拿了回來,而且是獨立監護不是共同監護。我對前夫說尚謙的學費我可以處理,但我要求他們兩個的獨立監護權,我沒有能力再幫他處理任何一次的爛攤子,我並沒有比較有錢,很多時候我的錢也都是先向爹娘或是朋友借來應急的。

孩子的監護權歸我後,我可以確保未來不用再繼續接受前夫的情緒勒索,我不需要再為了他的一句:「你兒子到現在都還沒吃東西。」這種話而把身上僅剩的幾千塊都先給他;我也不需要再去替他處理他開著登記為我的名字的車,四處違規後不繳罰單又被另外開罰的各種罰金,還有說好自己會繳結果根本沒繳的車貸。

90584107_2349906885307362_6704245903819014144_n
前夫贈送給我的罰單中的冰山一角

我的人生,只有在孩子的監護權完全歸我時,才能夠真正擺脫前夫無止盡的勒索。

2020年,2月14日。

孩子們都順利來到中壢了,在我以為終於開始新的人生時,我面對的是學習遲緩與表達障礙的尚宇,跟已經有繭居傾向的尚謙;在孩子們都開學後,我才剛開始要處理前夫留下來的,最大的爛攤子。

(本系列結束)

91024852_667610867330294_8902041700667490304_n
三十歲生日的當天最溫暖的一則訊息

下一系列將會寫關於情緒障礙的尚宇以及陪伴他學習的心路歷程

 

===(分隔線)===

 

單親媽媽現在主要收入來源都是靠業配,若各位讀者剛好有用得上的產品還請多多支持,謝謝大家。

打擊空汙,無處不在的髒空氣,為自己與孩子提升由內而外的保護力!

減肥|這樣吃16週體脂減11.4%,全靠UP運動吃沙拉!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