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圖藉由閱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逃避現實,卻深陷小說虛構的劇情更加痛苦。我如何靠『被討厭的勇氣』走出躁鬱症

瀏覽次數:10884

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喜歡閱讀與寫作,直到現在仍是。2012年4月成立粉絲頁後我幾乎天天都會發文,發我的生活或是我的減肥心得與成果。但我在2017年時完全放棄更新粉絲頁了,原因是我寫不出『觀眾想看的內容』。

我喜歡寫的是像故事一般的文章,寫健身相關教學文章完全不在我的想法內,但我確實是靠著寫健身文在健身圈竄紅的,追蹤我的網友就是喜歡看我寫健身相關的文章,或是我批評別人的文章。

在早期我可以說是戰力十足,一發文就馬上會上痞客邦熱門排行前三名,直到多年以後我寫的打臉文都還是在google搜尋第一頁。而那樣的風格當然也招來了不少人的厭惡,他們覺得我很自以為是,練得也沒多好;上過幾堂教練課跟研習、看過幾本書就自以為專家,一天到晚批評別人。

接著他們開始利用臉書匿名的平台《靠北健身界》攻擊我,甚至做一些不實的指控,有一段時間只要我一寫新文章,一週內馬上就會招來匿名攻擊。我越來越不敢寫健身相關的文章,但我寫心情故事與生活札記沒人想看,甚至直接敲碗要我快點寫打臉文,最後我選擇讓粉絲頁停擺,不再更新。

只要別去發文章,就不會再有更多人討厭我,而喜歡我的人也就會繼續喜歡我吧?我消極的這樣想著。失去了寫作這個紓壓的管道,我開始把時間花在閱讀上面,除了健身相關的書籍,我也看了許多關於心理治療的書,試著藉由這些書尋找出答案,治好我的憂鬱症、修復我跟男友岌岌可危的感情。

參閱:二十八歲|曬男友、曬貓、曬美食與旅遊,試圖利用粉絲頁營造一個日子過得很美好的形象,藉由粉絲羨慕的留言來填補我空虛的內心。

然而許多的書裡面都說,我現在的個性陰沈消極,是來自童年的受創、父母在自己成長期間的忽略、求學時期遭到的霸凌,或是求職過程的不順利,我的內在小孩傷痕累累,我需要去抱抱她告訴我愛她,也謝謝她一直以來陪著我走過這些創傷。

啊…然後呢?

我完全沒有感覺到自己有被釋放,我仍然還是覺得很痛苦,我仍然還是痛恨著父母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沒有給我足夠的保護、痛恨在成長的過程中遭受過的霸凌、痛恨那些明明不認識我卻能夠用文字攻擊到我體無完膚的陌生網民。

我放棄看那些國內知名諮商師寫的書轉而看起小說,想藉由那虛構的故事來逃避這痛苦的人生;就像十年前的我躲在前夫的房間裡,日復一日讀著《哈利波特》一遍又一遍,假裝自己不知道門外每一天都在上演的家暴戲碼,等著前夫週五放假回家裡陪我。

參閱:十八歲|未婚懷孕,以死相逼求嫁,逃離家暴原生家庭卻進到另一個地獄婆家。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jpg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我買很久了,但一直沒有去翻閱,甚至連封膜都沒有拆開過,我大概知道裡面會是什麼內容,所以一直沒有勇氣去看。

某天我下定決心打開來看,然後就像著了魔一樣無法自拔,我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了房思琪,有時候我則是劉怡婷。我完全能夠感同身受房思琪與劉怡婷的感受,我深陷那變態的文字無法自拔,內心醜陋的那一面完全被揭開來了。

我痛恨這個世界,為什麼這個世界上壞人那麼的多、那麼的壞卻沒有受到應有的制裁,為什麼我們只是什麼事也沒有做,卻要遭受無妄之災?而這個社會還要我們這些受害者噤聲、指責我們撒謊,甚至檢討我們,我們會被性侵,完全是因為自己不知廉恥主動勾引人?

我想起了某次我要被侵犯前,那個親戚跟我說:『我們今天要來演一齣戲,我要當小偷闖進妳家,然後妳在家裡睡覺沒有穿褲子,所以妳現在把褲子內褲都脫掉。』

五歲大的我就傻傻的配合了,因為對方說只要我乖乖聽話,事後就會有獎勵給我。

延伸閱讀:肛交?性高潮?讓五歲就被性侵到十歲的網紅告訴你性教育到底有多重要!

而這樣的侵犯不止一次,一直持續到我小學四五年級才結束,我以為這是大人玩的遊戲,因此我也對我的兄弟們做同樣的事情。我曾經要我的表哥跟表弟把褲子脫下來,我要看他們的生殖器,我想看他們的生殖器跟我看過的那個大人有什麼不同,我想知道這到底有什麼好玩的。

某次被阿姨發現了,阿姨很生氣地質問『誰先脫褲子的?』表哥指了我,我只記得阿姨一直質問我這是誰教我的,後面罵了我什麼我已經忘了。如果阿姨當時能夠發現我的不對勁,我是否在那時候就能夠脫離被性侵的日子呢?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看完之後,我對這個世界也差不多絕望了,我一直無法從幼年時期被性侵這段過去走出來。但更多的是,我對我的兄弟們做的行為是否也造成他們內心的陰影,他們現在看我時,是否覺得我是個隨便的女人?

33647266_890131191160029_6220707022367621120_n

我在這時期重新打開了『被討厭的勇氣』這本書我第一次看時只覺得整篇都在講幹話,而且是一點同理心都沒有、最冷血的那種,我翻沒幾頁就被我扔到一旁,然後大概將近一整年的時間都沒再去動它,剛從書櫃重新拿出來時上面還有一層灰呢。

延伸閱讀:被討厭的勇氣-自我啟發之父『阿德勒』的教導

『被討厭的勇氣』在講述關於『個體心理學(阿德勒心理學)』,也有人稱它為『幸福的心理學』,號稱只要能懂阿德勒心理學,就能得到幸福。阿德勒心理學的部份內容我是能夠接受的,比方說關於『課題分離』這件事,我可以接受別人對我的批評這是別人的行為,我無權干涉,我也沒辦法去控制別人不要批評我或是一定得要喜歡我,因為這些都不是我的課題。

延伸閱讀:了解課題分離

講起來頗容易的,但在執行上卻有一定程度的困難,針對自己的批評怎麼可能不在意呢?

再一次看完被討厭的勇氣後稍微明白到,我會在意別人對我的批評是來自於認同需求,我無法接納自己,所以我會需要別人對我的認同。別人肯定我時我才能感覺自己是有價值的;當有人不認同我、批評我、討厭我,就會讓我感到難受,覺得自己沒有價值、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來扭轉這樣的結果。

但討厭我的人並不會因為我的努力而開始喜歡我,不是因為我做了什麼而討厭我,而是他們已經決定討厭我這個人,所以要找出討厭我的理由;只要他們的目的是要繼續討厭我,那麼不管我做再多的努力都改變不了結果。(目的論)

延伸閱讀:了解目的論

過去的我沒辦法認清這一點,所以一直想要讓討厭我的人喜歡我。但他們要不要喜歡我根本不是我的課題,我也沒辦法去控制,每當我改變不了他人讓我不舒服的行為時我就會開始否定自己,甚至惱羞成怒。再一次讀完被討厭的用氣候,我知道自己無法改變他人,所以不再試圖去改變,當我明白這一點後,我感覺自己背上沈重的壓力似乎減輕了那麼一些。

但我還有許多的難題,那些造成我躁鬱症、思覺失調、焦慮恐慌與被害妄想的創傷,難道都要我當作沒發生過嗎?

35305981_2193143594034273_7988972369827856384_n
躁鬱症期間前夫不願與我離婚,我透過傷害自己試圖誣陷他家暴我。

阿德勒心理學是否定有『心理創傷』這樣的存在的,也就是說若我想在個體心理學這領域上繼續前進的話,我必須先承認:今天的我、躁鬱症的我,不是過去發生的那些事情造成的,而是今天的我、現在的我選擇讓自己生病的。

本集先寫到這邊,下次再繼續接著寫我是如何相信並接受沒有心理創傷的存在。這階段相當重要且需要思考,我不想全部塞在同一篇寫完。阿德勒心理學是幸福的心理學這是可以確定的,只是很多人在走到這個階段時會沒有勇氣繼續走下去,畢竟怪罪他人、把自己當成受害者,比承認自己的軟弱輕鬆多了。

謝謝各位讀者朋友看完本篇文章,我們下次見。

延伸閱讀

性侵、家暴、外遇、酗酒就算被貼了滿身的標籤,依然不會影響我的價值。

眾人面前總是歡笑、一個人就難過想哭,什麼樣的人容易罹患憂鬱症?談目的論

 

===全職部落客花花需要大家的幫忙才有能力持續寫作===

若是有各位會用得上的產品,還請大家多多支持花花的業配,我很龜毛不會亂推薦產品,但我不會慫恿大家買自己用不到的東西,派得上用場再買就好,而且我保證買了絕對不會後悔。

舒肥料理懶人即食包(每筆訂單限購一組,折扣碼每次消費可重複使用)

原價1360 特價1199

免運費使用折扣碼【HANA】再多送一包嫩雞胸

這邊買: https://lihi1.com/zqvMi

看介紹: https://lihi1.cc/Ir3E9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