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歲|躁鬱症再次復發,為求治療開始研究個體心理學,嘗試修補彼此感情無果決定分手。

瀏覽次數:24581

前情提要

十歲|家暴、性侵、我的童年
十四歲|令人作嘔的教會
十六歲|抽菸、喝酒、吸毒
十八歲|未婚懷孕、以死逼婚
十八歲|瀕臨流產、婆家無視
十八歲|丈夫外遇、暈船私奔
二十歲|精神分裂、性愛成癮
二十二歲|錯誤的時間遇見對的人
二十二歲|二度懷孕、病危通知
二十四歲|相信朋友而離鄉背井卻遭利用
二十六歲|台北不是我的家
二十八歲|男友就是我的全世界

『我想去看醫生。』

我淡淡的吐出這句話,我不知道自己是真的認為需要看醫生,還是明白這個行為是大家都想看到的。全世界的人都認為我有病,有病就是要看醫生吃藥,像我們這種神經病不好好控制,哪天就會發瘋亂砍人。

我並非是出自於自願而決定去看醫生,我只是不想讓人覺得我好像沒有為了自己在努力,天知道我有多努力地希望自己不要這樣,我也希望自己是正面開朗的,希望自己是充滿活力、樂觀的,但我就是沒辦法啊!

我掛了八里療養院土城院區戴萬祥醫師的診,問診過程相當順利,而我也認為慈祥的戴醫師真的會醫好我。我乖乖聽從醫囑按時服藥,藥物似乎也確實達到了相當良好的成效,我不再失眠並且白天感覺精神很好且想法正面。

直到第三次回診發現,原本熟悉的戴醫師突然換成另一名年輕醫師了,年輕醫師態度冷淡不帶一絲情感的跟我確認之前三次與戴醫師回診時的內容。我感覺自己就像被大大的賞了一巴掌,我以為戴醫師會一直陪著我,結果又是我一廂情願的以為這世界上還是有好人嗎?

從那次起藥物在我身上就失去作用,取而代之的是一天比一天更嚴重的情緒低落,但我沒有停藥,因為每一天睡前男友都要親眼確認我把藥吞下了他才熄燈。

35628957_2197530880262211_6167234095416868864_o.jpg

我開始懷疑藥師偷偷換成別種藥物,長得一樣但卻沒有任何藥效的藥物,為了要讓我能夠持續去看診,就跟健身房的教練故意不讓學生進步好讓學生可以一輩子跟他上課一樣。

男友竟然還幫著這些人逼迫我吃藥,嘴巴說愛我,實際上根本不想要我病好吧?這樣有一天他才能找藉口拋棄我『她真的有病!我沒辦法再跟她相處一秒鐘了!』有一天,他一定會這樣跟別人講我。

男友又在看健身網美了

『你喜歡這種類型的女生嗎?那我去隆乳好不好?』

『如果我去隆乳的話你會更愛我嗎?』

『我去隆乳的話,你能不能就別再看那些女生了?』

男友關掉了手機螢幕,並未看著我回答

『妳不准去隆乳喔,妳去隆乳的話,我可能就不會想碰妳了,我不想摸假奶。』

一直以來我都不太能分辨別人對我講的話是開玩笑還是很嚴肅的,當時的我很害怕自己會被男友討厭、被男友拋棄,對於他這樣的表示,我默默將隆乳的念頭藏到內心深處。然而除整形之外,很多時候我也不清楚男友說的話到底是不是認真的。

『不准把頭髮剪短,妳長頭髮比較好看。』

『不要把瀏海剪掉,妹妹頭超醜。』

『不要穿靴子,那會讓我想到我在部隊的時候,我不喜歡。』

『妳為什麼要化妝?素顏就很好看了。』

『不跟我肛交的話,我就不愛妳了喔。』

其他我都能配合,但是關於性癖好我真的無法,十多年前我的前夫就是因為有處女情結,認為我身為他妻子竟然不是把初夜留給他,於是在我喝醉的時候強行逼迫我進行肛門性交,當時身心感受到的痛苦讓我至今想起時仍會不自覺發抖。

延伸閱讀:缺乏性教育的環境毒害多少無辜幼童

但我不知道男友對我講這話時究竟有幾分認真、幾分玩笑。我甚至想過眼一閉牙一咬忍一下就過去了,但每每到了最後關頭仍舊還是會逃避,我無法接受這種形式的性行為。

藥物並沒有讓我的病情好轉,而我與男友的感情亦沒有,相處的每一天都讓我感覺自己快窒息,我相信他也是。我開始轉而尋求其他治療方式,催眠、頌缽等然後才接觸個體心理學,關於研究個體心理學的過程有機會我再另外開一個主題寫詳細一點,本篇不多做贅述。在研究了個體心理學後明白了幾點

課題分離:別去干涉與控制他人的一切,做好自己能做的就好。

目的論:沒有猶豫不決,只有不想選擇。

個體心理學是必須透過實踐才會看見改變的,於是我逼自己做出改變,不再因為害怕把氣氛弄僵而默默忍受讓我不舒服的一切,例如既然他不願意自己洗便當盒那我也不再幫男友準備便當、開始要求他分擔房租、水電、瓦斯等住處的開銷。

2018年初,男友向我父母表示有意與我結婚,爹娘表示我們年輕人自己做主就好。然後一直到2018年10月男友都沒有跟我討論過結婚的細節,某天曬衣服時我順口提起

『所以你說12月結婚,現在已經10月了。』

『12月還很久啊。』

『你不先計畫一下關於結婚你是要公證就好還是要宴客,宴客的話又要請誰之類的嗎?』

『這個到時候再想就好。』

『我希望你能夠明白,結婚不是換一張身分證而已,結婚會牽扯到的問題很多。』

『我哪知道那麼多,我又沒結過婚。』

『……真是抱歉,就經驗上來看確實是我比較熟練一點。』

那天,我默默在心中決定婚期無限期延後,我認為現在結婚不會是個明智的決定。

不久後我將頭髮給剪掉了,在沒有事先告知男友的情況下,我將一頭及腰的長髮一口氣剪掉五十公分,回到家男友看見了我的髮型質問我:『我有說妳可以剪短嗎?妳知道妳這樣很不尊重我嗎?』

螢幕快照 2019-11-29 下午1.47.56.png

幾天後某次課堂上,我的學生在跟我分享她朋友遇到的奇葩男友,簡單說明就是奇葩男友買了房子,女友幫忙付了三百多萬頭期款,但是現在雙方面臨分手,男友拒絕將頭期款還給女友。

當時我聽了之後非常憤慨表示『那種會靠女人養的男生就是廢啊,是我就堅強點把錢要回來然後趕快分一分。』這句話被也在不遠處教課的男友聽見了,下了課後他就來興師問罪表示我與學生在亂講什麼,解釋完來龍去脈後我就也順便向他詢問:『那你欠我的錢,何時還?』

『妳現在是在跟我討錢嗎?』

『你不要誤會,這錢,本來就是我的。』

『我有說我不還妳嗎?』

『那你要還了嗎?』

『這不是一筆小數目,我需要計畫一下怎麼還、分多久還。』

『快三年了你計畫好了嗎?』

『妳現在是想找我吵架嗎?』

『我沒有想吵架,不過,我想分手了。』

那不是我第一次跟男友提分手,但卻是唯一一次如此冷靜地表示。過去兩年來不只一次跟他說我想分手,但提了之後我自己又會後悔表示我不想分手,哭著拜託他別離開我,一次又一次。

我想,這荒謬的一段感情對彼此造成的傷害已經夠大夠深真的不需要再繼續了,我們無能為力改變彼此同時亦無法接受彼此,不是因為任何原因,從個體心理學來解釋就只有一項事實:我們早已經不愛彼此

2019-11-28 下午12.01.55

相愛的人,不會一直互相傷害。

我在粉絲頁上公布了分手的消息,我的心情很平靜,無悲無喜。如同在路上看見了落葉,你明白季節到了葉子就是會落下然後春天到了又會有新葉長出來,你不會為落葉感到哀傷,但也不會因為落葉感到雀躍,就是在看一種理所當然的輪迴那樣平靜。

終於寫完這系列的最後一集了,謝謝各位讀者一路陪我到這篇,我的故事沒有結束,未來仍然會持續寫下去。(全文完)

77402507_505794123479282_5826953783699046400_n.jpg

===全職部落客花花需要大家的幫忙才有能力持續寫作===

若是有各位會用得上的產品,還請大家多多支持花花的業配,我很龜毛不會亂推薦產品,但我不會慫恿大家買自己用不到的東西,派得上用場再買就好,而且我保證買了絕對不會後悔。

舒肥料理懶人即食包(每筆訂單限購一組,折扣碼每次消費可重複使用)

原價1360 特價1199

免運費使用折扣碼【HANA】再多送一包嫩雞胸

這邊買: https://lihi1.com/zqvMi

看介紹: https://lihi1.cc/Ir3E9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