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歲|曬男友、曬貓、曬美食與旅遊,試圖利用粉絲頁營造一個日子過得很美好的形象,藉由粉絲羨慕的留言來填補我空虛的內心。

前情提要

十歲|家暴、性侵、我的童年
十四歲|令人作嘔的教會
十六歲|抽菸、喝酒、吸毒
十八歲|未婚懷孕、以死逼婚
十八歲|瀕臨流產、婆家無視
十八歲|丈夫外遇、暈船私奔
二十歲|精神分裂、性愛成癮
二十二歲|錯誤的時間遇見對的人
二十二歲|二度懷孕、病危通知
二十四歲|相信朋友而離鄉背井卻遭利用
二十六歲|台北不是我的家

2015年,我考到了肌力與體能教練的證照,達到了公司教練徵選的門檻,只要我參加下一梯次的徵選,與其他競爭者一同參加考試就有機會成為公司的正式教練。

我還能相信H嗎?

原本的櫃檯職務是隸屬於凱文老闆管理,若我轉職教練就會變成由H管理,然而在公司的這一年看見了控制教練的手法以及H沒有兌現的承諾,我對於自己是否能夠繼續待在這家健身房產生懷疑。我寫了一封十分長的辭呈給凱文、H、K三位老闆,內文並未誠實表示真正的離職原因,僅表示一個月後我會離開並且當一名自由教練。

那期間認識了前男友,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談戀愛的我瞬間被溫柔體貼給衝到神智不清,沒多久我們就開始交往並且在粉絲頁上瘋狂放閃。前男友在當時跟著一群友人到中國開健身房,抱著一個跟去年的高雄人一樣的發財夢。由於我本身待過健身產業,在經營上面也是略懂略懂,聽完男友敘述馬上亮起紅燈表示:『你被坑了』

細節部分我就不細述了,那不是我的故事。

我說服男友回台灣,好好進修跟我一起當教練,我開始招生後因為男友在健身圈幾乎是零知名度,因此最初都是我在幫他塞學生,也因為這些學生原本是來找我上課卻轉給了他,我對他的教學要求特別嚴厲。

最初他的教學就是非常傳統的土法煉鋼,那樣的教學模式我完全無法接受,因此時常在下了課後找他討論並且修正他的教學方式。幾次之後他開始不耐煩,認為我到底憑哪一點去指導他,論身材,怎麼看都是他比較有說服力吧?

『妳自己有練得很好嗎?』

這句話著實刺到我了,於是我不再雞婆指導他教學技巧,但我也不允許自己的招牌與名聲被砸壞,對於專業能力不可能輕易妥協,於是直接出錢讓他去怪獸訓練培訓,我的老師講出來的話總有說服力了吧?除了證照,後面陸續怪獸訓練開的研習也是由我支付報名費讓他進修,我認為既然我要求他能力要有所提升,那麼出資讓他去上課也是理所當然的。

負債

在交往前我並不知道他的經濟問題,也不認為會有什麼問題,直到交往一段時間後才知道他有債務,為此他時常愁容滿面看了著實不捨。我主動去向友人借錢,一口氣替他還清那十多萬的債務,我認為我的友人至少不會恐嚇我,換個債主總是比較安全的。(借我這筆錢的又是上一集的暖男,各位有沒有開始懷疑他其實是低能兒了?)

替他還清了債務不久,男友跟我說其實除了這筆十幾萬之外,還有另外兩筆債務,加起來又是十幾萬。我原本真的昏了頭又去跟另一名朋友借錢,結果被對方罵到臭頭表示交往不到三個月就急著幫人家還負債,想證明自己是真愛也不用這樣,於是我就打消了再度幫他還錢的念頭。

曖昧

我對於男友的暗示總是模糊帶過,沒有表示要幫他還錢,後來他似乎也沒有打算還我錢的意思,住在我租的房子,吃我做的便當,不許我干涉他教學,還會指定便當菜色。我開始對這樣的相處模式產生不滿,我們之間的摩擦也越來越多,這些你們在粉絲頁上都沒看過對吧?因為我從來沒有說過。

一天,我在回覆粉絲頁訊息時手機電量耗盡,但一名在線等的粉絲正在跟我問問題,我向男友借了手機繼續回覆(當時他是我粉絲頁管理員之一),等問題全部回完了之後應該要把手機還給男友了,但此時卻突然出現了要我打開他訊息的念頭,就像潘朵拉的盒子一樣明知道不會有什麼好東西,但禁不起誘惑還是開啟了。

『今天又跟女朋友吵架了,價值觀不合真的很累,還是妳最懂我了。』

『她根本不了解我,哪像妳那麼貼心。』

『我又失眠了,大概是因為太想妳了吧?』

像電流通過一樣地瞬間頭皮發麻,雙眼睜得老大盯著那小小的螢幕,試圖確認是我眼花了,他才不會背叛我。不遠處的他看見了我神情有異,走近一看我正在看他的訊息,做賊心虛似的把手機奪回並且先發制人

『妳怎麼可以沒經過人家同意偷看別人訊息?』

『妳這樣對嗎?妳這樣很沒禮貌妳知道嗎?』

『妳說要開粉絲頁而已,我有同意要給妳看其他東西嗎?』

那時,我們才交往半年而已。我們睡在同一張床上,早上九點有課的我在凌晨兩點早已睡去,而他就在這個時間與這名同樣是教練的女性聊天。由於過去充滿污點的人生,在談這段感情時我變得非常潔癖,我把自己的一切全部留給了男友,在他面前毫無保留,而我也用同樣的標準去看待他。

挽回了感情,修補不了裂痕。

男友對天發誓與該名女教練只是很熟很愛互開玩笑的好友,絕對不是我想的那種見不得人的關係,但是在我要求他刪除該名女子,或是乾脆介紹我倆認識去解開心結,全部都被男友拒絕了。他既不願意刪除該名女子,也不願意介紹我們認識。

一般人不會想把另一半介紹給自己很熟、感情很好的朋友嗎?我不知道,可能我不是正常人,我本來就不是正常人。

我對他的信任從一百分變成零分了,過去的我就是只有非黑即白的二分法,我對他日常的行為越來越多的不滿,對他的懷疑也越來越深,而他似乎也越來越躲著我,使用手機時會刻意避開我看得到的角度。

我們幾乎兩三天就會吵一次架,大多都是為了那個他始終不願意刪掉的女性朋友,吵了一年後他總算刪掉了,但我也沒有因此變比較安心,對於他總是到處搭訕女孩子的行徑,我由衷感到噁心且無法接受。我不止一次要求他可不可以不要看到新來的妹子就急著去跟人家搭話、要臉書IG,能不能尊重我的感受?

『就只是交朋友而已,連網路都要限制我,妳可不可以給我一點空間啊?我快被妳逼到得躁鬱症了!』

你,

確定要在我面前

談躁鬱症嗎?

某天,在我倆下班騎機車雙載從六張犁要回木柵的路上,我的耳邊傳來了我自己的聲音,我對自己說

『看吶,他跟之前的男人並無兩樣,都只是在利用妳。』

『利用妳的名氣抬高自己,吃妳的住妳的連身體都用妳的。』

『妳怎麼會傻到以為真的有人會無條件接受妳?』

『妳那被無數根老二插過的屄,連我都覺得噁心。』

『要不是妳是宅媽花花,妳真當自己遇到真愛?』

『下輩子記得當個乖女孩,別再作賤自己了好嗎?』

我閉上眼睛將身子往後一倒,和平東路上的公車那麼多,我應該可以很輕易的結束自己的生命了吧?這一段旅程我走得夠久、也忍得夠久了,可以放過我了吧?我感覺到自己身體碰到馬路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我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手腳也都被磨破皮,我回頭看向後方

平常公車多到我都很怕自己會被兩輛公車夾死的和平東路,那天竟然剛好連一輛轎車都沒有經過,只有幾輛機車經過我身旁時偏移一下以免撞到我,我雙眼空洞地看著男友,他在對我大吼大叫,但我不記得他當時罵了些什麼了……(待續)

下一集:二十八歲|躁鬱症再次復發,為求治療開始研究個體心理學,嘗試修補彼此感情無果決定分手。

===全職部落客花花需要大家的幫忙才有能力持續寫作===

若是有各位會用得上的產品,還請大家多多支持花花的業配,我很龜毛不會亂推薦產品,但我不會慫恿大家買自己用不到的東西,派得上用場再買就好,而且我保證買了絕對不會後悔。

舒肥料理懶人即食包(每筆訂單限購一組,折扣碼每次消費可重複使用)

原價1360 特價1199

免運費使用折扣碼【HANA】再多送一包嫩雞胸

這邊買: https://lihi1.com/zqvMi

看介紹: https://lihi1.cc/Ir3E9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