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歲|認識了情同姊妹的啟蒙教練,終於感受到親情後對她掏心掏肺,卻漸漸發覺自己似乎只是在被利用著。

瀏覽次數:56782

前情提要

十歲|幼稚園起被親戚性侵到小學四年級,避談性教育的環境讓孩子不知道如何求救與保護自十歲|家暴、性侵、我的童年
十四歲|令人作嘔的教會
十六歲|抽菸、喝酒、吸毒
十八歲|未婚懷孕、以死逼婚
十八歲|瀕臨流產、婆家無視
十八歲|丈夫外遇、暈船私奔
二十歲|精神分裂、性愛成癮
二十二歲|錯誤的時間遇見對的人
二十二歲|二度懷孕、病危通知

老二出生後在鬼門關走了一回,與死神搏鬥了三週後生命跡象越來越穩定,最後總算在即將滿月之前出院,看著手中這軟綿綿的軀體,裡面卻有著無比堅強的靈魂與生命力,可能是被這樣的強悍給感動,我的憂鬱症在照顧老二的期間算相當穩定,我在照顧兩小之餘還能有餘力去想著怎麼幫自己產後瘦身。

剛開始減肥的兩個月成果真的相當不錯,整個人看上去小了一大圈,而我也漸漸對自己有點自信,然後隨著我在網路上分享的心得吸引了一些網友來加我好友,我決定成立粉絲頁,好讓我的私人臉書仍然能夠保留一點私人的空間,並且還是能繼續分享我的心得以及推廣健身。

我在粉絲頁最好經營的那個時期崛起,算是相當的幸運,在那個時期粉絲頁的觸及率非常的高。當時認識了我的啟蒙教練,後面都先稱呼她為K就好。K最初是在我的粉絲頁上批評我分享的健身文章錯誤百出,會誤導大眾,講話直白毫不保留地批評讓我開始反省自己分享的內容是不是真的很糟糕。

後來,我跟K開始會私訊,對於我的問題她總是很熱心解答,而我也逐漸越來越信任她。我在學習重訓過程遇到瓶頸,K告訴我必須請個教練指導比較安全,於是我開始慢慢存錢,存搭客運到台北的車資,以及教練課的費用,我鐵了心要她當我的教練,且非她不可。

我跟K感情越來越好,我感覺她非常的照顧我,因此對於她的要求我都是照單全收,不管我願不願意。K跟我說,我的文筆非常好,可以替她寫文章,現在網路上充斥著許多錯誤的資訊,很容易讓沒有基礎的網友因為模仿而受傷,K希望我可以導正健身圈這個不良風氣。

於是就展開了我在健身圈最紅的時期,在K的指導下我寫了大量批評教練、網美、網紅、藝人、新聞媒體等等的打臉文,因為用字遣詞非常辛辣又很敢講,因此我在短短的幾個月內粉絲數就破萬人了,那個時候的我是處在躁症的狀態而我當時並沒有察覺到,不論我發什麼文章,或是我的生活瑣事都能夠得到大量粉絲的回應。

我被粉絲的擁戴蒙蔽了雙眼與內心,每一天我都只為了想要多得到一個讚而發一些與我的實際生活根本相反的貼文。例如,我與我的丈夫十分恩愛、我的丈夫體貼且善解人意,是十足十的神隊友。但實際上並非如此,我與他之間存在著許多相當複雜的問題看過前面幾集的讀者們應該都很清楚,我們的關係一直都是因為有共同的孩子而維繫著。

後來,我跟他真的已經無法再繼續走下去,掙扎了許久還是決定向他提出離婚,我不想再讓我的孩子們看我跟他們的爸爸一天到晚吵架甚至打架,摔椅子、摔電視,弄壞家裡大大小小的物品這些三天兩頭上演的悲劇。我害怕我的孩子們在這種環境下長大後會變得跟我一樣,就是那種被拿來羞辱人的字眼『神經病』

孩子的爸因為害怕遭到他母親的責備而不願離婚,在經過多次的溝通後才妥協,雖然我們雙方的家長都大發雷霆,不過我們總算是離婚了。當初的監護權歸屬上大兒子歸我,小兒子歸他。

『我要開健身房,我需要妳。』

K在某天突然這樣對我說。K的健身房一共有三位老闆,她是其中之一。K打一開始就已經跟我表明希望我不要當教練,希望我能當櫃檯兼部落客打廣告幫公司招生,她說我當櫃檯可以賺比較多錢,健身房裡面聰明的都知道要當業務不要當教練。

但我並不喜歡持續與陌生人交際,業務的工作對我來說壓力會很大,而且我的理想是希望能夠透過指導他人運動、幫助人變得更強壯、健康,業務並不在我的規劃裡。

某次聚餐下,另外一位老闆H在酒後三巡後承諾我,只要我在開店前的那段時間好好地參加教練培訓,等開店後會讓我當教練,讓我有穩定且足夠的收入可以照顧小孩。H表示K那邊他會處理,我只管放心搬上來台北,勇敢追夢。

原本我還掙扎著要不要搬上台北,畢竟我在台北沒有任何親友能支援,光是住宿就是相當大的問題,而且我還有一個兒子,上台北的話我養得起嗎?在那天聽完H信誓旦旦的保證後,我燃起了一絲希望,我似乎看見自己那幾乎可以說是全毀的人生有重新開始的機會了,搬到一個完全沒有人認識過去的我的地方重新開始,我應該就能夠真的揮別過去二十年來的陰霾了吧?

2014年11月,我向朋友借了幾萬塊,帶著我開始接觸健身那兩年慢慢存錢買下來的教科書與幾套衣服,懷抱著美好的理想搬到台北了。

K讓我在找到住處前先住在她家,每個月支付她六千元的房租,K表示六千元在台北大概只能租到一間廁所,但因為當我是自己的妹妹,知道我一個人搬上來台北打拼不容易,所以能幫我的就盡量幫。她即將要跟男友搬出去,她的房間可以留給我,至於房租意思意思收個六千元,我只要在每週一三五幫她母親把整個家裡打掃乾淨就好。

『有客廳有廚房妳在台北不可能用六千元租到整層住家的。』

剛搬上去台北時,因為健身房還在裝潢中,我暫時在K的體育教室當工讀生,負責的工作就是打掃教室的環境,以及每週二四六打掃K與男友的住處。我漸漸感覺到K好像有點不太尊重我,她時常在教練以及學生的面前責罵我打掃工作做得糟透了,上一個時薪領130的工讀生做得都比我好,我怎麼有臉拿時薪150。

『妳自己想好後來告訴我妳值多少錢。』

教訓結束後,K在辦公室的牆上貼上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110、120、130、140、150,妳認為妳的時薪值多少?』

那個時候,教室裡沒有半個教練敢私下跟我講話,我原本以為大家是因為怕波及到他們所以不理我,後來才知道大家是因為我跟K感情很好,他們對K其實也有些不滿但擔心我會去跟K嚼舌根。

某次,我又再一次被K教訓了,因為槓片上的污垢不論我怎麼擦拭都沒辦法擦乾淨,我求助K,問她是否用清潔劑擦拭會比較容易。

『妳自己想辦法啊,我是請妳來工作的,如果要我想辦法的話我花錢請妳幹麼?我自己做就好了啊!』

後來我用去漬油擦拭發現可以將污垢擦掉,雖然味道很臭且要擦很久,但總算是把上面的污垢給擦下來了。

『槓片上面的漆都被妳擦壞了啦!怎麼做事情的啊?擦成這樣我要扣妳薪水了!』

在看過我好不容易才擦拭乾淨的幾片槓片後,K並沒有表示讚賞。我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但我倔強地不想讓它滴落,我告訴自己沒事的,K也只是希望我能夠做得更好,她是相信我可以做得更好才這樣唸我,她是為我好…

『花花,妳現在有空嗎?』

教室裡存在感低到不行的小江教練突然出現在我身後,我擠出微笑說當然有空,小江有什麼事情嗎?

『我想要為妳禱告。』

小江教練溫柔的說著,我的眼淚終於潰堤,這是我搬上來台北後第一次有人關心我,我閉上眼睛聽著小江的禱告,眼淚止不住一直落下…(待續)

後記:那次禱告其實我後來忍不住笑場,因為小江前面很認真的在求上帝安慰我、擦去我的眼淚等等的,後面突然補了一句:『主啊,求祢潔淨花花的槓片…』

好啦,後來我就發現用WD40可以輕鬆擦去污垢而且比去漬油好聞許多,感謝上帝,阿門。

下一集:二十六歲|背信忘義的朋友,台北不是我想像的黃金天堂,都市裡沒有當初我的夢想。

===全職部落客花花需要大家的幫忙才有能力持續寫作===

若是有各位會用得上的產品,還請大家多多支持花花的業配,我很龜毛不會亂推薦產品,但我不會慫恿大家買自己用不到的東西,派得上用場再買就好,而且我保證買了絕對不會後悔。

舒肥料理懶人即食包(每筆訂單限購一組,折扣碼每次消費可重複使用)

原價1360 特價1199

免運費使用折扣碼【HANA】再多送一包嫩雞胸

這邊買: https://lihi1.com/zqvMi

看介紹: https://lihi1.cc/Ir3E9

二十四歲|認識了情同姊妹的啟蒙教練,終於感受到親情後對她掏心掏肺,卻漸漸發覺自己似乎只是在被利用著。 有 “ 5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