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過去的黑暗史公開,是想討拍還是證明自己很勇敢?這世界最不缺的就是酸民了。

想問昨天有發生什麼事情嗎?一早醒來發現我的粉絲頁追蹤人數激增,上一次發生這樣的狀況是榮登靠北部落客的時候…

粉絲頁經營至今已經快八年了,從產後瘦身的鄉下媽媽變成熱血健身媽媽、健身部落客、健身教練,到現在以寫個體心理學相關文章為主,分享生活日常趣事為輔的『準・全職部落客』

研究個體心理學帶給我的幫助不只是走出躁鬱症(或者說讓躁鬱症得到控制),我在回顧我所發生的一切以及當下所做的行動時發現,一直以來我都是渴望去追求我想過的生活的,不論是為了拒絕就讀不喜歡的科系而逃學、為了擺脫原生家庭計畫懹自己奉子成婚、為了實現一個單純小家庭生活而跟渣男私奔等等。

從小到大我一直都很敢為了改變當下不滿的現況而付出行動,甚至犧牲。但很遺憾的是,我明白不滿就必須改變,卻不懂什麼樣的改變才算是『合理』的。不論是逃學、奉子成婚甚至於私奔,在現在看來都是極其荒謬,但在我做出選擇的那個當下,完全沒有質疑過這樣的行為其實不妥。

在我的成長過程,沒有人教過我什麼叫做『面對自我的勇氣』,在賞罰教育的文化下,結果論是主流的價值觀,不論我前面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只要結果是不好的,就是會被貼上『差勁』的標籤,我前面一切努力根本沒有人在乎。

『跟一群吸毒的社會敗類鬼混,妳好意思說自己很善良?』

『十六歲就讓人家搞大肚子,妳好意思說自己有責任感?』

『搞過婚外情還跟別人私奔,妳好意思說自己很專情?』

我在29歲之前的人生,一直試圖想將這一段過去給忘掉,我認為只要我沒有這些被染上污點的過去,我就是一張純潔的白紙,我就能夠被這個世界所接受。我沒辦法忘記這些事情,也改變不了過去,我無法原諒自己,也沒辦法接受自己被世界給唾棄。

我的身上有許多這個社會給我貼上去的標籤,我以為這會跟著我一輩子,我這一生不論再怎麼努力想為自己洗白,永遠都會受到他人的質疑,那我到底為什麼要努力?

於是我漸漸發展出另一個人格,單純、善良、多愁善感的孩子。有很多年的時間,我都躲在這個人格底下,深信那些不潔淨的過去與我無關,我們共用一副軀體,但是軀體之下有兩個靈魂,那個被貼上無數標籤的,不是我。

我的精神疾患一年比一年嚴重,不論我如何吃藥看醫師諮商或是做心靈治療,直到我抱著死馬當成活馬醫的心態接觸個體心理學之後才逐漸改善。但我必須說那過程一點也不輕鬆,我在實踐個體心理學時是非常痛苦的,我必須強迫自己把這些瘡疤揭開、仔細端詳,然後哄騙自己沒事的、都過去了,重要的是現在啊!

走出躁鬱症最關鍵的方式在於『接納自己』,我必須要能夠接受我的過去與現在、所有的好與不好、我在他人眼中的優點與缺點,我必須要接受就是有這一切才構成了『我』,我不能只想要挑自己覺得好的部分、不承認那些不完美的部分。

我始終還是會害怕,如果我承認了那些不完美,我是否又會再一次被這個世界所厭惡?因此去年接觸個體心理學第一年,我在分享過去時還是會挑選那些對自己較為有利的片段去敘述。把自己塑造成一個連續受害者,只要跳過那些我去傷害別人的部分,就不會被討厭了吧?

我始終沒有真的做到『接納自己』,因為我依然還是在意外界看我的眼光,因此會選擇性的去闡述我的過去,我現在選擇說出來,並不是要鼓勵每個人得跟我一樣,我這麼做是為了更遠大的目的。

為了讓那些同樣有著黑暗過去的朋友們明白,你並不孤單。

為了讓我自己相信,即便我將這一切赤裸裸的公開,也不會貶損我生而為人的價值。

個體心理學不是看個理論就能頓悟的,你必須去實踐,去感受那過程有多煎熬,才能夠明白現在的文化、教育、價值觀與道德標準毒害一個孩子有多深。精神疾患越來越普及的這個時代,沒有人是無辜的,每一個人都是加害者,我沒辦法再允許自己保持沈默、冷漠,我必須做點什麼才有機會看見改變。

阿德勒:總要有人先做出改變,不要等別人改變,就從自己開始吧。

早餐日記下次見~

#本日早餐

🐔UP嫩雞 – 不只是原味
🍝初榨橄欖油拌炒蒟蒻麵
🍳荷包蛋
🥦氣炸鍋烤冷凍蔬菜
☕️無糖拿鐵

UP健康低脂懶人料理包心得文👉 https://lihi1.cc/Ir3E9
🔗 UP嫩雞這邊買: https://pse.is/K6CHF
🛒結帳折扣碼:HANA (可重複使用)
消費滿千使用折扣碼多送一包雞胸肉喔!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