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情緒不穩定且曾經是躁鬱症患者的女友,會不會有一天你也覺得我是一個神經病?

透過個體心理學的關係,大部分的情況下我都是能夠保持在非常理性的狀態,至少就行為舉止上,我與『正常人』並無兩樣。但我身上的一些狀況再再說明了,過去二十多年累積下來的情緒傷害已經在我的大腦留下病根,恐怕一輩子也好不了了。

自律神經失調只能算是影響最小的,比方說拿筷子時手會抖到無法好好夾起一塊肉、無法用右手單手滑手機(大拇指會抽搐)、經常失眠、偏頭痛、肌肉緊繃僵硬等等,這些其實都不至於影響到我的日常。

但我的負面情緒仍舊還是存在著,而且最可怕的是,因為受到個體心理學的影響,我明白發脾氣、辱罵、爭吵、傷害他人或是傷害自己並沒有辦法解決問題,唯有面對問題才能夠真的把事情處理好。

然而老天就是如此地逗趣,當你下定決心不再逃避時,祂就會給你更多更難的關卡。我不禁懷疑自己選擇研究個體心理學到底是不是條正確的路?若是我沒有走上這條路,我就能夠繼續躲在躁鬱症背後,哭著說我有病拜託大家不要再傷害我了。

但我現在沒辦法再講出這樣的話,我沒有辦法再像過去那樣認為自己的懦弱是合情合理,而且全世界都應該要包容體貼我,因為我生病了。我明白正是因為我不想面對那些問題,才會想利用躁鬱症來逃避這一切,但逃避並無法改變什麼,所以現在的我變成會逼自己去面對這些難關,但我沒辦法逼自己不要感到情緒低落,或者說我還沒找到方式逼自己不要感到情緒低落。

這陣子,我深深覺得,如果我以前只是個有醫師診斷證明的精神疾患,那現在的我很可能是醫師評估已經不再需要吃藥的『真・精神疾患』。我無法控制的身體狀況最近越來越嚴重了,例如肢體的抽搐、顏面神經失調、過度換氣等等。我很害怕看著我越來越糟糕的香吉士,會不會有一天也開始跟過去的幾任伴侶一樣,怕我。

妳很可怕妳知道嗎?
妳真的有病!

這是過去的伴侶在某次看見我失控的模樣後對我說的話,我的過去非常不堪,但我並不想對伴侶有所保留因此交往期間都會坦承,然後得到的就是每一次爭吵時變成用來傷害我的武器。

我都沒嫌妳過去發生過的那些事情了
也不想想妳過去有多髒好意思講我怎樣

前幾天,我在睡前忍不住問了香吉士這個問題

🌺:貓貓,會不會有一天,你也會開始覺得我是一個神經病?

👨‍🍳:別傻了,跟我比神經妳差得可遠了。

然後輕輕吻了我。

這世界對我從來都不是太友善,然而鳥事雖然多不勝數,老天卻依舊仁慈地讓我遇見了你,人生很難,但我還是會撐下去。

我愛你。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面對情緒不穩定且曾經是躁鬱症患者的女友,會不會有一天你也覺得我是一個神經病? 有 “ 1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