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歲|想嘗試看看吸毒;想透過管道賣淫。對長大成人毫無盼望,自殺是我最後的希望。

瀏覽次數:44249

前情提要

十歲|家暴、性侵、我的童年
十四歲|令人作嘔的教會

前兩集有說到關於我的童年遭遇,而家人對我的漠視更是加速我扭曲的人格發展,我學會透過使壞來引起大人的對我的關注,即便會受到處罰也好過被當成空氣

國小六年級我就開始會為了看到母親為我擔憂的神情而拿美工刀自殘,後來因為太常自殘了,我母親看到麻痺,對於我手臂上又增加的傷口與未乾的血跡,她選擇視而不見。

因此升上國中後我開始在班級中搗蛋,原本只是小小的惡作劇,到後來受到班級氛圍的影響,我做的事情越來越荒謬,甚至把班導師給逼退。

『妳根本是魔鬼,妳真的很可惡!』

當時導師將我叫到辦公室,但卻都不看我一眼,只對我吐出這句話。原本開學第一天上課時,班導還慈祥地對我們說,等我們國三她就申請退休,跟我們一起畢業。

然後我就被全班排擠了

班上同學時常在課堂外辱罵班導師啊…大家不是很討厭班導師嗎?我把她氣走了,大家應該要很開心覺得我是英雄啊,為什麼大家要排擠我?為什麼要把新老師的難相處怪罪到我頭上,說都是我逼走舊班導才換來一個更討人厭的新導師?你們明明不是這樣說的啊!

你們不是一直說要想辦法弄走她嗎?

國中畢業後,當時基測的成績能上旗山的公立學校,但我知道自己不愛讀書,好不容易才熬到國中三年畢業,我不想再重來一次。我希望能夠就讀另一所市區的私立高職美容美髮科,該校的美容美髮在高雄可以說是數一數二的優秀。(而且制服很美)

然而身在重男輕女又極為傳統的家庭裡,讀私立學校會被貼上『壞孩子』『沒出息』等標籤,我的父母與祖父母都非常反對我去就讀該校,他們認為美容美髮科出身的女孩都會變成落翅仔。不要覺得可笑,鄉下地方的老人家真的都有這種迷思。

我與他們爭吵了很長一段時間,吵到最後甚至已經忘記我的初衷美容美髮科而選擇讀綜合高中(普通科),但我短暫地讀了兩週就休學了,那兩週的時間對我父母來說,大概就像一輩子一樣煎熬吧?

休學後我成天無所事事,結識了一群大人眼中的『不良少年』,為了在那團體中不要顯得自己太過突兀,我開始抽菸、喝酒,甚至嚼檳榔。慶幸的是我沒有學會吸毒,那一群孩子,幾乎每一個都有在拉K,有些經濟能力比較好的甚至是吸食安非他命。

大人成天說這些人沒出息,是社會的敗類、禍源,可我到現在還是清楚記得第一次跟他們說我也想試試看拉K的感覺時是如何被教訓的。

『我們是一群被社會放棄的人渣,才需要靠吸毒來麻痺。』
『妳爸只是在跟妳鬧脾氣,不像我爸早就已經不管我跟我弟了。』
『只要妳還叫我一聲哥就不准妳碰這個,這東西碰了就回不去了。』

不論是在家裡、校園、教會都找不到屬於自己的容身之處,即便跟這群收留我的年輕人在一起,仍舊還是感覺不到自己與他們是同類。我對世界沒有任何盼望,對我的未來也沒有任何期待,人生好難,為什麼我要這樣痛苦的活著?

『對不起,我真的撐不下去了。』

我在半夜快十二點的時候,傳了訊息給我最好的朋友琦琦,在學校的涼亭喝了瓶啤酒,然後服下了三十顆我自以為是的安眠藥。這樣一來就可以解脫了吧?不用再面對我的父母、兄長、學校、教會以及所有我看到的一切,我可以好好睡上一覺了吧?

我被當時的朋友帶回家,他們不敢將我送醫,可能沒遇過這樣的事情讓他們個個都慌了。我被強迫灌下一大堆水並且要我去睡覺,我記得我昏睡了快兩天才醒來,對於我服藥自殺竟然絲毫沒有任何成效,深感絕望。

(待續)

後記:就醫治療精神疾病後才知道,我當年在藥局買的那根本不是安眠藥,只是褪黑激素(糗)

下一集:十八歲|未婚懷孕,以死相逼求嫁,逃離家暴原生家庭卻進到另一個地獄婆家。

===全職部落客花花需要大家的幫忙才有能力持續寫作===

若是有各位會用得上的產品,還請大家多多支持花花的業配,我很龜毛不會亂推薦產品,但我不會慫恿大家買自己用不到的東西,派得上用場再買就好,而且我保證買了絕對不會後悔。

舒肥料理懶人即食包(每筆訂單限購一組,折扣碼每次消費可重複使用)

原價1360 特價1199

免運費使用折扣碼【HANA】再多送一包嫩雞胸

這邊買: https://lihi1.com/zqvMi

看介紹: https://lihi1.cc/Ir3E9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