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歲|校園霸凌下試圖在教會尋求溫暖,發現教會只是另一個小團體。

 前情提要

十歲|幼稚園起被親戚性侵到小學四年級,避談性教育的環境讓孩子不知道如何求救與保護自己。

接續上集,小學五年級後該名侵犯我的親戚就沒有再對我做過這樣的事情,直到今日都不曾再對我有任何不禮貌的舉動,他在那之後仍舊時常會在我家裡出現,但對我的態度就跟過去還沒侵犯我之前一樣。

我升上國中後,大我七歲的哥哥結婚了,可能是當了一輩子的乖孩子、當了一輩子的妹妹榜樣讓他崩潰,高中後就開始出現各種脫序行為,畢業後就結婚因為他當時的女友懷孕了。

我在小學五年級那年從哥哥口中知道自己並不是我爹娘親生的孩子,同時也與我叫了十年的哥哥完全沒有血緣關係,我父母選擇在哥哥滿十八歲那年才告訴他這個事實,而我哥不希望我像他一樣被隱瞞到成年才知道這件事。

現在回想起來,乖孩子哥哥好像就是從這個時期崩壞的,若是以個體心理學的角度下去解釋哥哥的行為,我會說哥哥早就不滿當一個模範生,但是他也不敢像我那樣叛逆,也許他認為自己不該辜負父母對他的期望。

此時得知自己並非親生的孩子,正好讓他有個合理的理由不用再繼續當乖孩子。若說他是存心使壞倒也不然,我反而比較傾向於認為哥哥只是想要奪回屬於他的自主權,他想藉由一些極端的行為向父母表示:『你們是無法控制我的!』

(備註:哥哥高二時曾經休學,後來轉學重新從高一讀起,因此高一時已經十八歲。)

神的兒女

哥哥結婚後,家人的重心全在身懷六甲的前嫂嫂身上,受到親戚的侵犯、校園中同儕的排擠、與師長不睦等煩惱,沒有人願意聽我說。我在那個時期被阿姨帶去教會,我以為我能夠在教會裡找到棲身之處,只是我沒有想到的是,即便到了教會,仍然脫離不了被互相比較的痛苦。

我在教會努力的掙扎著,試圖在那座建築物裡得到一點氧氣,但我得到的盡是誰的經文背得比我多、誰的小組帶得比我好、誰讚美上帝的詞彙比我豐富、誰敬拜日帶來的新朋友比我多、誰的奉獻比我多…

國中即將畢業那年,我們教會舉辦了個夏令營,為期四天三夜地點在台南長榮大學,當時我的小組組長是教會的樂團鼓手,時常要留下來練團,而身為副組長的我則是需要幫忙帶小組。

小組中有四個男孩,大我幾歲來自其他教會因此我們在那之前從來不認識彼此,那四個就讀男校的男孩大概沒什麼機會跟女孩子相處,或者單純看我好欺負,總在帶小組的期間時不時作怪影響我。

一直到夏令營第三天,四人組其中一位男孩突然對我有好感,於是請另外三名男孩不要再欺負我,甚至會幫我管理小組秩序,總之就是各種體貼。當天我與小組另名女性成員被邀請至他們寢室唱詩歌、聊聖經。

真的只有這樣

那天在他們寢室裡頭,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那群男孩彈著吉他,我與另名女孩唱著詩歌,然後六個人天南地北的聊著,大家聊著自己來自哪裡、讀哪一所學校、學校有什麼趣事,甚至連校園怪談都開始了。

等到我們注意到時間才發現已經半夜十一點了,晚上十點宿舍外就開始會有舍監巡視,我與另名女性成員害怕被責備,於是決定留宿等一早再溜回去。四名男孩也是相當紳士地留下地板給我倆打地鋪,他們四個就回各自床位睡覺去了,真棒。

我們六個人裡面,四名男孩原本就不是教會的人,女孩也只來過我們教會一兩次,沒有定期聚會那種。我回到教會後發現,大家看我的眼神變得很怪,有時候我走進教會的辦公室,裡面的姊妹原本還在聊天會瞬間安靜,那突如其來的鴉雀無聲讓整個空間的空氣就像凍結了一般。

流言

『聽說瑜萍上次在長榮大學跟好幾個男生發生性行為。』

『她一整個晚上都沒回寢室,跟四個男生搞多P。』

『好噁心喔,身為上帝的兒女竟然做出這種事!』

『所以她已經不是處女了誒!』

『她還已經受洗過了呢!』

我不知道自己該怎麼繼續留在教會,我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向他們解釋,我不認為自己是潔淨的,同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她已經不是處女了!』這句指控,嚴格說起來,我還真的已經不是處女,即便那不是我願意的。

(待續)

下一集:十六歲|想嘗試看看吸毒;想透過管道賣淫。對長大成人毫無盼望,自殺是我最後的希望。

===全職部落客花花需要大家的幫忙才有能力持續寫作===

若是有各位會用得上的產品,還請大家多多支持花花的業配,我很龜毛不會亂推薦產品,但我不會慫恿大家買自己用不到的東西,派得上用場再買就好,而且我保證買了絕對不會後悔。

😫 便秘、腹瀉、脹氣、消化不良。
🍰 餐餐外食、戒不掉甜點但是又不想變胖。
💩 最親密的陌生人,好幾天才見一次面

不想依賴藥物、酵素或益生菌吃過百百種都沒用嗎?

給我們國立體育大學研發的產品一次機會吧!

纖益菌|便秘、外食、肚子容易餓通通有解

 

 

十四歲|校園霸凌下試圖在教會尋求溫暖,發現教會只是另一個小團體。 有 “ 1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